深化改革守住风险底线 | 十一条金融改革措施系列述评之三

深化改革守住风险底线 | 十一条金融改革措施系列述评之三

4005家,这是当前我国中小银行的总数。

中小银行是我国金融系统的“毛细血管”,在服务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、服务“三农”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,其健康状况与其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息息相关。

我国中小银行运行总体较为稳健,但个别中小银行风险事件仍时有发生。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稳定局副局长黄晓龙近期介绍,从央行的评级看,4005家中小银行中,评级在7级以上的有3400多家,大部分中小银行运行良好,个别银行出现风险事件。2019年5月,包商银行被依法接管,随后启动改革重组。此外,恒丰银行、锦州银行也出现了风险,并进入风险处置环节。央行对金融机构的评级显示,有532家中小银行风险比较高,主要是一些农村信用社、农村合作银行、村镇银行。

中小银行由于规模较小,抵御风险能力天然不足,对宏观经济的变化也较为敏感。今年以来,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,中小银行风险上升。一方面,中小银行提供金融服务的行业集中度偏高、区域集中,难以分散风险;另一方面,受到疫情影响较大的中小微企业,是中小银行提供服务的主要对象。此外,部分中小银行存在内控不完善、公司治理不到位等“短板”,也使其在当前经济金融环境下面临更大的风险和挑战。

在国务院金融委办公室发布的11条金融改革措施中,第二条针对的正是我国数量众多的中小银行。国务院金融委明确,将于近期出台《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》,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,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;制定《农村信用社深化改革实施意见》,统筹做好改革和风险化解工作。

近年来,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取得了重要进展和阶段性成效。在降杠杆方面,我国宏观杠杆率高速增长势头得到了遏制。与2009年至2017年宏观杠杆率年均上升超过10个百分点相比,2017年以来,表外融资增长明显放缓,宏观杠杆率整体保持在250%左右。在治乱象和盯重点方面,我国对于重点领域的风险“精准拆弹”,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已进入攻坚阶段,非法集资活动得到严厉打击,各类违法违规的交易所得到有效控制等。在补短板方面,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监管进一步完善,针对影子银行的资管新规及配套实施细则落地。接下来仍要围绕两方面做文章:一是稳妥有序推进重点领域金融风险处置,二是继续加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制度建设。

“在金融风险防范方面,当前的核心还是中小金融机构的风险问题。”中商智库首席研究员李建军表示,中小银行亟需增强资本实力。

截至一季度末,我国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为14.53%,但城商行仅有12.65%,农商行仅有12.81%。为提升中小银行稳健经营和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,必须加快中小银行资本补充。李建军认为,一是通过加快处置不良资产、做实资产分类、加大拨备计提和利润留存,增强银行内源性资本补充能力;二是通过发行普通股、优先股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、二级资本债等方式,拓宽银行补充资本渠道和方式。此外,监管方面,要提高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,坚持分类施策,不搞“一刀切”,把握好力度和节奏,对少数高风险机构“精准拆弹”。

从根本上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,须继续加快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制度建设,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。一方面,要持续深化大型商业银行和其他大型金融机构改革,提高其经营管理水平和风险控制能力。继续推动全面落实开发性金融机构、政策性银行改革方案,完善治理体系和激励机制。另一方面,针对中小银行,要从根源上解决其发展的体制机制问题,健全适应中小银行特点的公司治理结构和风险内控体系,推动中小银行治理结构与业务发展形成良性循环。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,必须持续深化中小银行改革,化解局部性、结构性流动性风险,强化市场纪律,守住风险底线。要继续压实各方责任,推动中小银行健全公司治理,在深化改革中化解风险。

此外,还须筑牢金融安全网。在存款保险制度实施4年后,2019年,存款保险基金机构终于成为独立主体,这是我国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长期制度性安排之一。存款保险制度和中央银行的最后贷款人、宏观审慎监管一起,共同构建起我国的金融安全网。为维护金融稳定、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,要进一步深化金融风险分类处置机制和退出机制改革,加快建立市场化法治化市场退出机制。(经济日报记者:陈果静)

来源:经济日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