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们,在各自支线独当一面

今年夏天,“乘风破浪的姐姐们”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话题:过硬的业务能力,成熟的女人魅力,标志性的代表作品……“姐姐们”用实力圈粉,带来超乎预期的惊喜。但正如外界评价的那样,唱唱跳跳不过是“姐姐们”的加分项;在自己的事业版图上,她们同样不断乘风前进。

其中,正在北京卫视品质剧场热播的51集刑侦剧《燃烧》,就汇聚了三位个性十足、各具魅力的“霸气姐姐”:奚美娟饰演的家族企业掌舵人赵月娥,表面上是哀切凄婉的受害者遗孀,实则是为了利益视人命如草芥的幕后大佬;邬君梅饰演的银行行长沈超英,从气场全开到一无所有,她身上幸福与痛苦的极大反转,能让观众轻易代入欣喜和绝望;刘敏涛饰演的护士长陈洁,被儿子误解了十几年,警察世家突逢变故,作为儿媳妇的她被无辜殃及,温柔内敛的背后是无处倾诉的苦闷。

在这个横贯祖孙三代涉及多个家族的追凶故事中,三位“姐姐”在各自的支线上凭借精湛的表现力独当一面,女性的狠厉决绝、悲哀无助,都在她们传神的演绎下呼之欲出,为《燃烧》增添了几分别致的韵味。

奚美娟 演复杂的“大反派”很有意思

“头一次见奚美娟演这种大反派,顶着一张菩萨脸,轻声细语地跟越洋杀手交代杀人越货的大事!”剧播未过半时,有关赵月娥的讨论就已经沸沸扬扬,温婉和善的面庞下藏匿着蛇蝎心肠。而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角色,竟然是由“国民妈妈”奚美娟饰演的,很多网友不禁惊叹“选角绝了”。

在《燃烧》播出过程中,有一幕赵月娥身着丧服哭诉的苦情戏令人印象深刻。她拒绝对亡故丈夫开棺验尸,和杜志国饰演的法医高四海上演正面交锋,将女性外柔内刚的一面诠释得淋漓尽致,表面忍气吞声,实则寸步不让。

“她不能让。”奚美娟在受访时透露,开棺验尸案牵一发而动全身,赵月娥背负的是整个许氏企业的兴衰荣辱,故而即使是以构陷好人甚至谋财害命为代价,赵月娥也要守住那个黑暗的秘密。这种复杂性,也是吸引奚美娟参演这部剧的重要原因,“作为我们演员来说,这样的人物是很有吸引力的,因为她身上有很大的戏剧性。这是一个‘可演’的角色,不是很轻松就能去完成的,这个角色有塑造的余地。”

对于网友反复提及的“黑化”,奚美娟从演员的角度给出了解读,“其实演的时候不是说我在演一个坏人或者一个好人这么简单,人都不是简单平面的。从这个角色身上,你能看到人性的纠缠、亲情的纠缠,她的私欲在那种巨大利益面前的膨胀,甚至有的时候利令智昏舍弃了亲情,这种复杂感和矛盾感是很有意思的。”

奚美娟认为,不论是赵月娥人生轨迹的变化,还是亲情与人性的纷扰纠葛,都是依托时代有迹可循的。“有时其实挺感慨的,比如说拍摄时就经常会想到第一批下海的那些‘民间能人’,他们的人生随着下海这一瞬间就重新书写了,这之中有人奋斗,有人自杀,有人成功,有人失败,就像一部活剧一样。”

邬君梅 遭遇反转人生“像挨了闷棍”

在外是气场爆棚的“沈行长”,在家是下得厨房的“沈娇妻”,职场女强人,邬君梅演过不少,但在《燃烧》中这样温柔的精英人士却不多见。

对于《燃烧》中的沈超英来说,家庭和事业齐头并举。但原本事业成功家庭幸福的她,却被无端卷入一起陈年命案,成绩优异的儿子、精明能干的丈夫,加上她自己,都成为了斗争的牺牲品,“她从一个生活得无比精彩的银行高管、家庭美满的妻子、母亲,从什么都有最后演变到一无所有,失去了儿子失去了丈夫,真的是一个比较悲惨的女性。”

剧中有一场戏,是沈超英得知儿子周浩宇突然死亡的消息,“这场戏对我来说很难演啊。”邬君梅坦言,“突然间就死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死了,当我听到这个消息时,给我的感觉就像是走在路上突然挨了一闷棍,整个人都被打懵了。但我还要到医院冲进那个房间去看他的遗体,摄影机要拍我的反应,那种心痛感真的是,无法形容。”

作为一部以查案为主线的公安题材作品,《燃烧》中有许多悬疑烧脑的剧情,也展现了公安民警为了追求正义锲而不舍的职业精神。邬君梅坦言也是通过这部戏,自己对警察和法医行业有了更深的理解,“剧本看完之后,剧中人物的这种对正义和真理的坚持我很感动。像这样的剧目也希望播出后能带给年轻观众正能量的引导,也让大家对他们可以有更多的了解和尊重。”

刘敏涛 泪水带出被误解的十几年岁月

一首《红色高跟鞋》偶然地将刘敏涛送上“姐圈顶流”的C位宝座,但刘敏涛的“出圈”却是一部部作品一个个角色的水到渠成。在《燃烧》中,刘敏涛饰演的护士长陈洁堪称“行走的水龙头”,每逢出场都伴随着或不甘或无奈的眼泪,让不少粉丝心生怜爱。被陈年往事纠缠,被亲生儿子误解,尘封的案件里不仅有高家的冤屈,也有这位高家儿媳妇的无奈。

对于戏中陈洁和儿子高风的误会,刘敏涛坦言,父母与孩子有一些沟通困难的地方无可厚非,既没有必要上纲上线,也无需不依不饶地去掰扯明白。在这一点上她与陈洁有些相像,不愿去多解释,保持本心顺其自然就好,“这是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,代沟的问题,但代沟不是无法逾越的,人之初都是可以理解和沟通的,因为从本性中都是血脉相连的人。”

剧中高风向母亲剖白道歉的情节,让观众深受触动。在这段戏中,刘敏涛未发一言,却凭借一段无声胜有声的哭戏,带领观众穿过被误解的那十几年岁月。“这部剧本身是一个破案题材,有很多让人好奇想去探寻的故事。在这条主线之外,也穿插了很多情感元素,我就是负责这条支线的,主人公也好,主案件也好,我来帮助他们展示出不同的侧面和线索,这个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来源:新闻晨报